乐文小说网 > 娇术 > 第七百七十二章 莫名

第七百七十二章 莫名

????????两人在文德殿外站了站了约莫盏茶功夫,便在内侍的引领下进得殿内。

????????此时龙椅之上空荡荡的,御案上亦是并无一物,可就在几步开外,不知何时已是新摆上了一方桌子,新桌上堆着许多奏章,山一样高的桌后,一名妇人正低着头批阅文书。不远处竖着一张屏风,可那屏风早被挪开了,并未挡在那妇人面前。

????????文德殿乃是大殿,殿中有阶,顾延章一进得门,一眼望过去,其中并无阻隔,立时便见到了对方的脸。

????????一一正是张太后。

????????顾延章同胡权二人一同上前行了个礼。

????????张太后并没有立时答话,不知在手中的奏章上写了什么,过了两息功夫,才抬起头来,免了二人的礼。

????????顾延章站直了身子,虽不好盯着看,却是难得这样近距离,依旧趁着起身的功夫,瞥了一眼殿上的张太后。

????????比起前两日在福宁宫中相见,她的表情更为严肃,嘴唇倒是一如既往薄薄的,两条眉毛稍浓,一双眼睛炯炯有神,虽然并没有怎的装扮,身上也只穿着素色布衣,可那精神奕奕之色,却是怎的也挡不住。倒似前日的那一个为儿子着急的她不过是躯壳,今日终于有了魂似的。

????????顾延章只望了一眼,便收回了目光。

????????天子大行,太后看上去并无多少悲伤,这却不是他一个小官能去管的事情。

????????张太后自然没有察觉出来他的心思,先是扫了一眼下头的两个人,复才先行对着胡权道:“你是京畿提点刑狱公事胡权?”

????????胡权连忙应是,口中又补道:“下官眼下还兼着京畿转运使一职。”

????????张太后点了点头,眯着眼睛转到他右边那一个人问道:“你是顾延章?”

????????顾延章站在胡权身旁点头应是。

????????张太后却不似方才那般简单放过,反而打量了顾延章好一会,复才仔仔细细问起话来。她先问顾延章来历、籍贯、履历,复又问他现任何职,管着什么事情,再问提刑司中这几个月正忙何事。

????????顾延章听得她问什么,就答什么,绝不多说一个字,然则言简意赅,形容沉稳,整个人自有一股认真的态度在,并不会让人觉得怠慢。

????????二人在此处一问一答,问的人不着急,答的人也不徐不疾,可站在一旁的胡权面上看着并不在意,心中早已如同狗挠一般。

????????他早已做好了打算,虽然不知太后今日召二人觐见有何目的,可自己却是一定要给对方留下些许印象的。

????????这印象怎么留?

????????自然是要露脸。

????????不说话,怎么显示自家之能?不说话,如何能叫太后留下好印象?将来便是岳丈想要帮自己美言也不能。

????????他是提刑公事并转运使,那顾延章不过是提刑副使,看着好似只差了一个“副”字,可两人之间,足差了有五六级。

????????若说是问个人相关,那是没法子,可要问道提刑司中的事情,为何不来问自己这个“提刑公事”,偏要去问一个副使?

????????这新垂帘的太后,行事也未免太无稽了罢!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道理!?

????????胡权被丢在一旁坐着冷板凳,难免生出一两分的不忿来,尤其听得顾延章一句句说话,更是着急不已。

????????一一如何能这样回话?!

????????明明平日里那样能言善辩的一个人,自家还夸过他的口才,为甚到了圣人面前,就忽然变得傻了吧唧的?

????????既是问提刑司中的事情,便要好好将衙署中这许多时日里做的事情细细讲一讲啊!提刑司这几个月间巡察了京畿十三县镇、审出了雍丘县大案、督监了京师之中修筑堤坝、抓了松巍子……做了这样多大事,林林种种,便是说上三天三夜,若是把细节拿出来,都不用带停的!好好的,作甚要把雍丘案中疑点、京畿县镇衙门中存在的弊端、京师水利的毛病拿出来大说特说?

????????不是不能说,是不能这样侧重说啊!

????????重点要讲提刑司做的事情,把政绩、成果拿出来好好摆一摆,再略提几句存在的问题与弊端,这才是真正回话之术,一味细说问题所在,莫说上位者不爱听,也对自己并无半点好处啊!

????????他心中焦急,偏两人都站在阶下,距离张太后并不算远,欲要提醒也不得,只好转过头小心地冲着顾延章皱着眉头使眼色。

????????顾延章却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,依旧是问一答一,等到把事情说完了,便闭了嘴。

????????张太后却是没有什么大反应,听得顾延章答了半日,沉吟片刻之后,抬头道:“吾今日召你二人进宫,为着两桩事情。”

????????一面说着,一面转头复又向着顾延章道:“顾副使,老身闻得你前日进宫,出宫之后却带着提刑司中人将松巍子拿了,收押入监,可有此事?”

????????顾延章点头道:“确有此事,那松巍子别有身份,此事另有内情,胡公事已是写了折子上奏,不知圣人可有见得?”

????????张太后才接手朝政,自赵芮被蛇咬了之后,宫中待要批阅的奏章堆积如山,无数事务等着处置,而更重要的却是大晋继位新皇须得快些定下,与此同时,又要查明赵芮死因,自然没有功夫去看一个提刑司公事递上来的折子。

????????此时听到松巍子别有身份一说,她吃了一惊,转头吩咐一旁的内侍道:“去把提刑司上奏的折子取来一观。”语毕,复又回头问道,“怎的回事?那松巍子另有何等身份?为何要将他拿入狱中?难道竟是翻过什么大案不曾?”

????????这一回,顾延章却不再说话,只转头看了看胡权。

????????胡权见他识相,终于有了些满意,也不拖延,即刻上前一步,将提刑司中好容易讯问出来的松巍子背景细细说了出来,又道:“好叫圣人知晓,那松巍子自交趾逃回,不想着藏躲身份,反而一心欲要回到京城,与自投罗网又有何异?怕是其中别有蹊跷……”

????????他话未说完,便被张太后不耐烦地打断道:“什么蹊跷?”

????????胡权正说到兴头上,不由得一愣,一时竟是不知如何回答,卡了一息功夫,才接着话道:“提刑司中还在审问,眼下暂未查得出来。”..

????????张太后不满地道:“自前日抓了他,到得今日,已是足有两天整,什么话审问不出来?陛下前两日听他讲了经,听闻还收了他呈上来的秘法,不知其中究竟有什么诡处,如何还能等?”

????????说着交代身旁的从人道:“去把人提进宫来,老身亲自来审!”

????????口气已是十分不耐。

????????胡权莫名吃了这一记闷棍,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他自觉自己话也说得好,事情也办得好,可不知为何,张太后却是这个反应,叫他十分莫名其妙。

????????那从人领了张太后的命,匆匆取了旨意快步出殿去了。

????????顾延章站在一旁,一言不发,可脑中却是忍不住回忆起前日同智信一并在宫中的情形来。

  http://www.lewen12.com/37/37521/7591540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lewen12.com。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12.com